反思日誌-孟母三遷

十二月 7, 2017

孟母三遷 的故事 誰不懂? 幾乎人人都知道就是孟母太閒太挑剔 看不順眼鄰居 讓整家人足足搬了兩次家才停止這個遊戲

我以前學的時候 覺得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隔壁就住個殺豬的 動不動就嫌隙別人沒文化 豬肉榮說不定不時給些優惠 或者逢年過節可以買到好豬肉

最近我學了ethics相關的知識 原來人的道德分成3等 (其實人真的分三六九等), 不同的道德水平對同一件事情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 例如同事A是pre-conventional, 只要不被懲罰就隨便來, 我比較傾向principled, 我希望追求卓越和貢獻. 導致我的預期結果和實際有非常大的落差 而且我必須要收拾A的手尾(principled 中間還隔著巨大的conventional 才到pre-conventional)

原來三觀不合是真的很難生活下去的 幾千年後我終於體會到孟母的苦心了~

廣告

我口口聲聲話要去一個遍地都是正常人的機構工作

我說我要做普通人的事情

我說我要無聊的工作內容 塗塗指甲油之類的

我得到了 不過 我覺得 跟他們混在一起 感覺很難受

很多顯然易見的道理或工作內容 瞬間對他們來說變的奇難無比 我必須用很多的時間精力去讓他們和我on the same page 而且很多時候提升不了他們我必須降低要求

職位不要求他們專業 只要求他們出現 令到個部門仍然存在便可

我的道德標準與他們有很大的落差 principled vs conventional 我會有為何你這麼不爭氣的感慨

後來我想 點解我當初有這個念頭 我想得到什麼: 喔 原來我希望不用太花心思在這工作上 我要把工作當成兼職打花時間 我可以完成學業(1,2,3項) 同時積累工作經歷 (4年一個坎)

下年年底我再簽一張2年合約就應該完成所有的mission了

反思日誌-toxic friend

十一月 30, 2017

其實好多人知唔知道自己有幾毒

例如說話斷章取義 舉一個虛構的例子: 有人介紹我去了一間佢推薦的餐廳 我去食了 佢問我係唔係好好味 然後push我介紹別人前去 我覺得性價比正常(e.g 3xx$吃個普通牛扒西餐) 味道正常 風格不是我所喜歡的 我真心話表示大家樂應該一樣水平 佢就話個人價值觀 品味差異導致我的評論不能做準等等

開頭我用"相識滿天下"是好事情來容忍這些朋友 因為我預計或許我有一天要拜託別人幫助我

當我第一次開口請求時 發現"求人不如求己"的真相 我就決定 開始學會say NO. 真的沒有必要保持低品質的友情 時間很寶貴 我寧願陪伴家人

反思日誌-職業規劃

十一月 27, 2017

舊同事說不開心 因為升職無望 辛苦耕耘 誰說一定有收穫? 耕耘得到的是薪金 薪金以外的收穫是拼運氣 拼人脈 拼討好

我在幾年前開始發現這個香港常見的偽命題 重視個人精神上滿足感的我決志離開 我第一次檢視自己剩下30年工作生涯的追求 劃好底線 實驗室的工作是辛勞的 滿足感很大 可是滿足感不能飽肚

理想很美好 現實很殘酷

我決定不再單純追求學術上的成就 我視金錢的回報作為推動力 我希望年老可以輕鬆安全無憂的度過

我開始儲錢 學習金錢上的投資 令財富不過度貶值 我投資在自己身上 希望隨著時間相關經驗可以帶來不同的體驗

多年來我實行戰術上的勤奮戰略上的懶惰 以為好似媽媽所說天道酬勤 長大後知道

首先確定誰屬於天(一朝天子一朝臣)

遊戲規則是甚麼(投其所好)

天可以給你的報酬是甚麼(言語上的讚美或實質權力與金錢)

要如何努力才算是勤(期望值管理)

反思日誌-默默耕耘

十一月 22, 2017

最近有中年危機的感覺 覺得自己三十多年來沒有大作為 當然這是相對而言 每天過的渾渾噩噩 每天都忙碌 但是感覺沒有因為我的忙碌而為自己的增進有幫助

是否我的人生規劃的太遲? 以後三十年就這樣過了嗎? 我現在做的事情以後會產生蝴蝶效應嗎? 我是不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提醒自己 千萬不要因為戰略上的懶惰嘗試用戰鬥上勤奮來彌補 好好思考 默默耕耘

反思日誌-溢價

十一月 20, 2017

以我現在的工作量 和 工作內容 工作強度 根本不值得拿這麼多錢

真的一個普通的本科綽綽有餘 那我想 其實上司是知道的 或許上司覺得我的工作量減少 可以更好的留住我的肉體吧 畢竟八大很少人願意進來?

既然工作內容完全可以應付 我應該開始將重心擺在自己的職業規劃上 繼續努力 我的合約還有14個月~

儘量多關注自己 不要得到其他人的注意力 低調 守時 克制 韜光養晦

師姐說 你的能力應該與他們為伍 不要浪費了自己的資質

反思日誌-迎合

十一月 19, 2017

有時我為了融合某個圈子 我會迎合某些人/某批人/某類人

用上相同的語氣 用上類近的口頭禪 用上別人的思維模式

但是我不是每次都能享受這種"同理"

某些人的package真的不合口味

他們在乎的他們眼中的他們經歷的 和我不一樣

就好似大家一起爬山

開始之前 他們只在乎 臉上要不要塗防曬霜 襪子穿羊毛好 純棉好 還是萊卡好 要帶卷手紙廁所後擦屁股嗎

他們第一次爬 還是爬 大帽山

我呢 爬過十次 雖不是珠峰 起碼是個雪線以上的玉山吧

不同的著眼點 不怪他們 只是不能苟同

不應該為了多一圈工作關係的朋友而無限退步